綜合報道 | 牧原股東大會:今年能繁母豬存欄將達250萬頭

企業動態 2020-05-19 18:59:49

1685463375.jpg

5月18日牧原集團召開股東大會,牧原集團副總裁秦牧原、財務負責人曹治年、董秘秦軍等出席了本次股東大會。

QQ20200520-095324.png

牧原股東大會信息總結:

1、豬價:下跌原因:需求端仍然較弱,恢復需要過程;供給端由于(1)外購仔豬仔豬成本較高,豬價下跌接近成本線引發的恐慌性拋售(2)三元留種情況較差,淘汰增加(3)進口量較去年同期上升70-80%,總體導致供給出現階段性增加。價格預判:明年豬價會比較好,比今年低一些。

2、能繁母豬:比19年底翻一倍,將近250-260萬頭。

3、頭均固定資產:內鄉綜合體1300元/頭,普通1000元/頭左右。

4、屠宰端成本優勢:圍繞養殖端布局,減少運輸成本、頭均虧耗和豬運輸過程中的死亡,簡單算下來有幾十塊錢的成本優勢。

5、養殖端成本情況:今年每個月多了1個多億攤銷,1、2月份每個月銷量不到100萬頭,相當于每公斤多攤了1元多的成本。對于和成本相關的生產指標,公司有信心在今年年底以前回到正常水平。

6、仔豬銷售:3、4月份時仔豬價格頂峰大概在2400-2500元,整體變動較大。通常仔豬銷售利潤占商品豬銷售利潤60%-70%,但3、4月仔豬價格上漲使仔豬銷售占比明顯高于歷史水平,已經超過80%。全年計劃現在難以準確預估,主要看市場趨勢。

7、屠宰產能規劃:規劃規模超過2000萬頭。河南省內鄉縣、正陽縣在建屠宰場預計在7月底、8月初投產,規劃產能各200萬頭/年。目前重點規劃區域在東北、河南、山東。

8、公司發展戰略:目前重點(1)擴大養殖產能(2)快速增加屠宰產能。未來兩年公司的發展的節奏,豬價不是決策因素。公司會對各種豬價下可用于支撐發展建設的資金、現金流進行測算,在此范圍內決定發展速度。

9、育種體系:未因為非洲豬瘟后快速擴群而產生變化,目前沒有三元種豬,全是經過選育的優秀二元種豬。群體足夠大,選配、標記、測定環節中出現好種豬的概率大,而且持續了20多年選育。育種是個積累的過程。產子數每年0.1-0.6的速度增長,背膘每年下降0.1毫米,短期看不出來,但會慢慢積累起優勢。

10、養殖模式:牧原自繁自養一體化模式前期固定資產投入大,生物安全硬件設施基礎好,長期來看,用現代化先進的豬舍持續把豬養好,在管理上難度更低,更可能持續性獲得好的生產成績。

11、無抗養殖:豬舍的環境非常好,按照無抗養殖方向去努力。大規模生產,成本是非常低的。

12、融資計劃:目前還沒有增發方案。關于債務工具的發行計劃是單獨的一次董事會追加到年度股東大會的議案,表明目前對未來公司資本結構變化的判斷。公司需求權益融資的概率較小。此外新冠疫情的影響會持續一段時間,使用債務融資是更好的選擇。


詳細內容:

Q1:最近豬價下跌的幅度和速度都很大,會不會對牧原的產能擴張造成影響?公司如何看待未來1-2年的豬價走勢?

A:盡管各地都在采取措施復工復產,但需求比較弱,恢復需要過程。五一節前后豬價下跌主要因為一些商業機構在五一節前有備貨行為,造成了五一之后需求的斷檔期。第二因為外購仔豬部分的成本比較高,豬價已經下跌至接近他們的成本線,導致恐慌性的拋售。第三因為去年市場上有大量三元母豬留種的情況,留種效果不太理想,近期留種有所減少,三元豬的淘汰也階段性增加了供給。第四是進口,相對于去年同期上升了70%-80%。

對于未來兩年公司的發展的節奏,豬價不是決策因素,公司的擴張看的不是豬價。公司會對各種豬價下可用于支撐發展建設的資金、現金流進行測算,在此范圍內決定發展速度。

Q2:非洲豬瘟導致的高豬價使得養殖企業都在擴張。與其他養殖企業相比,牧原的核心優勢是什么,如何在未來幾年的競爭中繼續保持優勢?

A:中國的生豬養殖行業容量非常大,相比于現在龍頭企業的體量,天花板是足夠高的。未來可能會出現類似以往豬周期的階段性供應過剩。企業的正確策略在于適應豬周期,根據行業的特性管理風險。現在行業集中度比較低,對于所有企業都存在很大的發展空間。牧原始終以利潤為導向,通過豬舍設計、智能化研發推進、育種營養等一系列能力去提高生產效率、降低生產成本、改善肉質,贏得下游的消費者與企業客戶。行業每天都在變化,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在董事長的帶領下,董事會和高管踏踏實實做事,對市場和行業的變化都去敏銳的關注,對市場心存敬畏,盡力看到市場的變化,并且根據公司的特長和能力范圍盡量多地為股東創造價值。

Q3:肉食綜合體技術集成難度高不高?未來的成本優勢在哪?以現在的模式擴張、在銷區拿地的難度大不大?

A:技術難度還是有的,一是豬舍設計方面,二是在智能化技術綜合應用方面。相比普通豬舍來看肉食綜合體的豬舍投資更高,使用壽命更長。但目前我們測算成本不會增加,甚至略有下降,因為其折舊時間長,并且生產效率更高。

拿地方面政府對于肉食綜合體比較寬容,但是我們目前采取比較謹慎的態度,想等肉食綜合體試驗成功之后再做進一步決定。

Q4:公司早些年對于屠宰業務持比較謹慎態度,但今年春節之后開始大力布局屠宰業務,公司大力發展屠宰業務是基于對屠宰業務的信心還是僅僅因為政策的改變?

A:一是政策差別,先前由于非洲豬瘟農業農村部實施劃大區管理,并且未來以運肉為主。原來中國的屠宰產能分布以銷區為主,在產區優質的屠宰稀缺,存在市場需求。當時環境與現在的政策環境存在差異,屠宰業務確實已經展現出了不一樣的戰略地位與盈利前景。二是,牧原對于現在開展屠宰業務持有信心,我們的屠宰場建在已經有大量產能的區域,可以消化自己生產的生豬。并且我們在屠宰場的設計建造,選材,內部的工藝優化,成本節約都做了大量工作。我們相信這些屠宰場運營之后能獲得不錯的成績。

Q5:根據媒體報道正陽牧原肉食二期工程已經開工,此項目是否屬實?公司處于何種考慮在屠宰業務還未發展成熟時就布局肉制品深加工業務?除了正陽牧原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屠宰子公司已經開工肉制品深加工項目?

A:正陽項目總體規劃是屠宰和肉制品,這是個分期實施的工程。目前的公司的發展戰略中兩個重點工作是(1)擴大養殖產能(2)快速增加屠宰產能。確實在屠宰中需要面臨做品牌做渠道很不一樣的全新工作,目前我們也不是很著急在做這方面的工作,而且未來會在品牌渠道采取更開放更靈活的合作機制,和現在養殖業務中以全資子公司自建為主的模式有所區別。除此之外,當地政府也在項目上有各方面的訴求,比如我們先想做一期,政府希望我們三期的規劃都放在一塊。

Q6:公司各個子公司的銷售凈利率,有的能達到41%,有的只有17%,為什么差異會這么大?

A:公司子公司盈利存在差異,一方面因為子公司配套體系存在不適應的問題,另一方面部分子公司是受到疫情影響。整體上子公司盈利差距不是特別大

Q7:內鄉的肉食綜合體規劃產能是200萬頭,幾乎是世界生豬密度最高的區域,當地土地承載能力是否能滿足?沼液不能就近消納如何處理?

A:相對于過去的沼液消納,我們采取了不同的方案。直接方案是對200萬頭生豬沼液進行深度處理。沼液處理主要是投資問題,綜合體設計中已經充分考慮環保問題。

Q8:散戶三元留種效果不好,牧原是否也會面臨這種問題?

A:公司育種體系并沒有因為非洲豬瘟后快速擴群而產生變化,牧原育種體系持續了20年,一直是優中選優為理念,豬群只看性能,2000年后開始采用輪回二元育種,現在肉質、產仔數等指標每年都在提升。目前公司沒有三元種豬,全是二元種豬(經過選育的優秀的二元種豬)。

Q9:如果公司屠宰產能無法跟上,以后政策禁止跨省調動,公司采用豬販子模式進行銷售的模式會不會發生劇烈變化?

A:目前政策正在東南地區試點,禁止跨省調動不取決政策時間而取決于政策設計初期所預想的大區之間的供需平衡。如果年前禁止跨省而不考慮市場不見得是個好做法,未來時機成熟后商品豬調運很少,而跨區滿足生產需求的仔豬、種豬調運是大勢所趨,也是一個合理的現象。

Q10:對牧原文化是如何理解的?

A:有了文化才有發展戰略,有了發展戰略才有管理理念,有了管理理念才有技術創新。但光有文化不行,還得有制度、績效支持。

Q11:一季度管理費用比去年四季度增加了不少,原因是為什么?

A:主要是限制性股票回購每月有1億多的攤銷,一共24個月,按月攤銷。

Q12:母豬存欄量168萬,現在產能2880萬,目前產能跟母豬存欄不太匹配,公司是如何考慮的?

A:目前大概1/3母豬配種在商品豬場,因為之前一些母豬場沒有按期交付(新冠疫情),但這只是階段性做法。今年以來公司一直在加快建設進度,這一問題持續在改善。

Q13:公司擴產很快,所以下半年發展情況?

A:目前沒有發生太大變化,下半年根據市場情況再做調整。

Q14:平均成本是否是因為達到20-30才導致一些公司停止賣豬?

A:短期豬價下跌后使得外購仔豬的養殖戶對利潤預期發生了徹底變化,所以可能會停止賣豬。

Q15:公司如何擺脫對進口種豬的依賴?

A:目前牧原育種理念是開放育種,育種過程中引種少是因為根據牧原的現有體系、豬性能、下一步育種方向來定,然后才去全球找適合我們的育種基因,是要找到契合我們公司的種豬。

Q16:曾祖代如何繁育?

A:種豬都是優中選優的,牧原群體足夠大,選配、標記、測定環節中出現好種豬的概率大,而且持續了20多年選育,育種就是個積累的過程,產子數每年0.1-0.6的速度增長,背膘每年下降0.1毫米,就是這樣慢慢積累起來的優勢,再比如肉質短期看不出來,但都是每年百分之零點幾積累的,有優秀種豬我們便開放引種、育種。

Q17:5月份開始新場竣工是否在加速,是否會導致能繁母豬的增速加快?

A:總體來說是一個往上走的過程。

Q18:仔豬銷售的全年計劃如何?成本水平是否能和去年持平?

A:銷售計劃主要由利潤決定,通常仔豬銷售利潤占商品豬銷售利潤60%-70%。今年3、4月份突然提高仔豬銷售比例,是因為仔豬價格上漲使這個占比明顯高于歷史水平,已經超過80%了。全年計劃現在難以準確預估,主要看市場趨勢。

關于成本的問題,我們核心關注生產端,非瘟防控,母豬使用效率等,我們有信心回到正常水平。成本的絕對值不一定能和之前一樣,今年每個月多了1個多億的攤銷,1、2月份每個月銷量不到100萬頭,相當于每公斤都多攤了1元多的成本。對于和成本相關的生產指標,我們有信心在今年年底以前回到正常水平。

Q19:現在仔豬售價大概是什么水平?

A:3、4月份時仔豬價格頂峰大概在2400-2500元,變動比較大。

Q20:去年牧原提出有信心提供市場上80%的母豬,現在是否有改變?

A:當時提出這個目標的背景是,全國每年種豬量大概3000-4000萬頭,每年更換1/3,即每年1000萬頭的需求;當牧原出欄量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我們有能力提供這么多量的母豬。根據今年的情況,行業內的大型養殖企業中,目前只有我們還有能力向市場銷售種豬。預計2-3年的時間我們的出欄量可以讓我們達到這個目標。

Q21:公司智能化的進程如何?

A:主要有三個方面:安全生產,打造好的養殖環境,實現智能化環境控制。例如:豬舍裝備升級,飼料全程智能化輸送,機器取代運輸過程等。我們公司的智能化定位是解決生產問題,服務于把豬養好,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Q22:屠宰端如何布局?

A:屠宰端規劃的產能超過2000萬頭,在建屠宰場—在河南省內鄉、正陽的項目--預計在7月底、8月初投產,規劃產能是各200萬頭/年。目前重點規劃區域在東北、河南、山東。銷售隊伍已經達到80人。主要針對B端客戶,大客戶,商超端,農貿。

Q23:5-10年以后深加工會做到什么規模?

A:不排除和國內行業頂級食品企業或者國外的巨頭合作,我們已經做了一定儲備。但近期不會有大動作。

Q24:“公司+農戶”的模式在高豬價下,農戶管理上存在漏洞,都在嘗試向牧原“自繁自養”模式轉型,目前行業內這種趨勢是什么情況?

A:很大程度上和非洲豬瘟有關。非瘟前,行業內有合作養殖、“公司+農戶”等模式,都有各自的優勢,相對來說,不同公司管理強度不同,相當一批農戶在生產管理上處于開放松散的環境。遇到非洲豬瘟這種前所未有的疫病,發現很難防控,我認為這是很多企業嘗試自繁自養一體化的原因。牧原的模式前期固定資產投入大,生物安全硬件設施基礎好,長期來看,用現代化先進的豬舍持續把豬養好,在管理上難度更低,更可能持續性獲得好的生產成績。

Q25:從銷售終端上,農戶和企業養的豬價格差距并不大。長遠來看,如何提升牧原品牌效應?從戰略角度,對管理成本有沒有什么考量?

A:對于品牌這一塊有多年思考,在此問題上非常慎重,對我們來說是全新領域,充滿挑戰。我們的所有動作緊密圍繞成本優先,在成本端持續發展,持續保持下去。

Q26:牧原和北京物美合作,在小柜臺銷售,在溫度較高情況下,我買回去豬肉變質了,第一次和To C接觸使我震撼,可以談一下物美和牧原的合作嗎?

A:在去年非瘟情況下,物美和牧原達成合作,牧原每天向物美北京三個區供應200頭左右。我們不斷提高豬的品質,豬肉賣的特別好,以至于在不打牌子的情況下,北京很多老太太都喜歡我們牧原的豬肉。物美覺得應該宣傳一下這么好的豬肉,和我們達成合作。出于物流和運費的原因,物美、牧原與第三方大紅門合作,從內蒙古拉我們的豬在大紅門進行宰殺,大紅門的屠宰工藝和我們有一定區別,遇冷工藝等不太完美。大紅門說從我們東北的養殖場拉豬,但我們無法保證其豬源百分之百是我們牧原的豬肉。在我們自己屠宰場沒開工之前,考慮借助物美幫助我們宣傳品牌。這中間大紅門的豬肉處理可能不太完美,我們也在和北京物美進行交涉,在我們屠宰場開工之前建議物美不要打我們的品牌。

我們只是社會財富的代持者,而不是擁有者,擁有的資源越多,身上的責任越大,應該更好地把活干好,推動社會進步。牧原公司是優秀的供給側,推動社會的進步,通過自己的產品,讓社會吃到更便宜更健康的豬肉。

我們看著牧原長大,是公司管理理念、文化等的見證者。我們更多強調品性、價值觀方面,牧原自身品性非常敦厚,對自身要求更高。

Q27:可以介紹一下無抗養殖情況嗎?

A:無抗養殖在過去生產狀態下很難。我們對整個豬舍進行了生物改造,針對空氣過濾做了新風系統,創造生產無抗豬肉的條件。我們豬舍的環境非常好,按照無抗養殖方向去努力。大規模生產,成本是非常低的。

Q28:有沒有增發方案?

A:目前還沒有增發方案。現在推方案,要到明年才能實施。關于債務工具的發行計劃是單獨的一次董事會追加到年度股東大會的議案,表明目前對未來公司資本結構變化的判斷。雖然豬價近期有下跌,但總體來說,我們認為明年豬價還是比較好的,雖然比今年低一些。基于這個判斷,我們認為公司權益融資需求的概率性較小。二是新冠疫情的影響會持續一段時間,使用債務融資是更好的選擇。

Q29:去年固定資產增加較大,但是產能未同步跟上,原因是什么?

A:一是改造,二是可能場建好了還有其他設備沒好未能馬上進入生產狀態。

Q30:頭均固定資產?

A:內鄉綜合體1300元/頭,普通1000元/頭左右。

Q31:能繁遠遠超過產能所覆蓋,今年產能會擴張會不會有更高的目標?

A:能繁大概比19年底翻一倍,將近250-260萬頭。正常情況下,我們快速發展是母豬場先建,育肥場后建,統計時點不一樣會導致母豬口徑統計產能比肥豬口徑統計產能多,這一兩年建設速度非常快。

Q32:冷鮮肉運輸半徑?

A:1200公里以內是完全沒問題的。

Q33:將豬賣到上海屠宰再上市跟將屠宰好的冷鮮肉賣到上海,這兩者的成本差。

A:成本差主要在損耗,豬肉水分含量70%多,一頭豬24小時放在豬圈不活動體重會下降4.5公斤,并在豬在運輸過程中會應激會死亡,這是拉豬和拉肉最大的成本比較。冷鮮品水分的增發和運輸途中死亡,拉豬沒有明顯的成本優勢。我們屠宰的優勢在于我們圍繞養殖端布局,我們拉豬半徑基本控制在100公里以內,頭均損耗控制在1.0以內。一公斤毛豬現在30多塊錢,差3公斤數據很大,圍繞養殖端布局運輸成本和頭均損耗、豬運輸過程中的死亡,簡單算下來有幾十塊錢的成本優勢。

Q34:屠宰的協同效應?

A:我們屠宰和賣給雙匯屠宰沒有成本優勢,因為無論是買給自己還是其他企業,我們都按嚴格要求禁食8小時。可能有的優勢是我們的運輸半徑不一樣,200公里和100公里,一頭豬可能節省10-20塊錢。

Q35:自繁自養的成本優勢?

A:長期來看持續成本差異主要在健康控制上。在存在較大非瘟影響下,牧原的綜合體在健康防控上是可以做得好的。

Q36:探索非瘟防控模式過程中,有哪些非常重要的?

A:生物安全防控是綜合體系,從設計、內控環境到飼料、污水的處置,牧原都有系統性的研究報告,也做看很多技術的研究和攻克。

Q37:行內養殖主體的生物安全防控水平如何?

A:應該都在提升,全國大多企業都在大力發展。

    推薦閱讀

意甲免费视频直播 贵州快三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融资炒股最惨的后果 燕赵风采排列7第37期 黑龙江11选五基本走势 黄金股票有哪些 北京快三一定牛形态图北京快三 网易的新马快乐8 11选5走势图广东 网上股票配资平台中承优配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 广西福彩快3开奖结果今天 幸运赛马app官方下载 天津时时彩计划手机版 全球股市估值 河南快三一定牛最大遗漏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